生命.迴響
周衛昌

  生 命 就 好 像 浮 光 掠 影 , 轉 眼 飛 逝 ; 伸 手 一 掬 , 總 留 不 住 半 點 , 是 無 奈 ? 是 唏 噓 ?

  
  生 命 本 是 由 一 個 個 不 同 的 段 落 組 合 而 成 , 一 個 段 落 的 結 束 , 亦 是 另 一 個 段 落 的 開 始 。 然 而 每 個 段 落 中 , 有 著 不 同 的 節 奏 - - 有 激 情 的 、 有 輕 柔 的 。 過 去 的 , 是 否 值 得 懷 緬 ? 將 來 的 , 又 是 否 值 得 盼 望 ?


  在 死 亡 的 吊 詭 下 , 生 命 叫 人 感 到 迷 惑 , 在 匆 匆 數 十 寒 暑 中 , 生 命 究 竟 有 甚 麼 意義 ?


  「 今 夕 吾 軀 歸 故 土 , 他 朝 君 體 也 相 同 」 , 在 這 無 奈 的 實 相 中 , 生 命 又 是 否 能 掌 握 在 自 己 的 手 中 ? 回 首 前塵 , 有 人 為 著保 存 性 命 , 不 惜卑 躬 屈 節 , 出 賣 國 家 、 朋 友 、 親 人 , 甚 致 將 自 己 出 賣 ; 放 眼 今 天 , 卻 又 有 人 因 著 微 末 之 事 - - 如 失 戀 、 與 家 人 爭 執 、 功 課 壓 力 等 , 便 將 生 命 棄 如 敝 蹝 。 是 對 還 是 錯 ? 是 控 訴 還 是 諷 刺 ? 是 那 猜 不 透 的 因 果 ? 是 生 命 的 明 鏡 蒙 塵 ? 還 是 那 照 亮 生 命 的 火 熄 滅 了?


  生 活 在 繁 囂 的 都 市 , 加 上 急 促 的 生 活 節 奏 , 使 人 迷 失 於 生 活 的 忙 亂 上 , 人 只 著 眼 於 物 質 上 的 追 求 , 而 不 再 理 會 生 命 的 質 素 或 內 在 涵 養 的 探 索 。 人 也 變 得 平 面 化 , 再 沒 有 深 度 。 更 甚 的 是 再 不 能 安 靜 的 面 對 自 己 , 原 來 最 缺 乏 溝 通 的 不 是 身 邊 的 人 , 而 是 自 己 , 那 會 不 感 到 孤 寂 呢 ?


  聖 經 說 : 「 得 力 在 乎 平 靜 安 穩 , 得 救 在 乎 歸 回 安 息 。 」 筆 者 偶 爾 也 會 從 忙 亂 的 步 伐 中 停 下 來 , 雖 然 還 沒 有 進 行 數 天 甚 至 數 星 期 的 退 修 , 只 是 到 附 近 的 公 園 散 步 , 想 像 主 耶 穌 正 在 身 邊 隅 隅 隨 行 , 細 聽 內 心 的 點 點 微 聲 , 未 必 會 有 甚 麼 驚 天 的 發 現 , 但 窩 心 的 感 覺 悠 然 而 生 , 彷 彿 為 生 活 、 甚 至 未 來 的 生 命 注 入 一 口 新 的 能 源 。 又 可 以 從 新 投 入 那 多 姿 多 彩 的 生 命 洪 流 中 去 , 任 意 暢 泳 。 燃 點 一 盞 心 燈 , 原 來 可 以 是 一 種 最 大 的 享 受 。


© 2005 T-MAN Development Center, All Rights Reserved.